最新网址:www.kushuxs.com
    楚恒目光灼灼的盯着天青釉盘子看了又看,过了半响才对站在柜台后偷偷打量他的售货员小姐姐开口。

    “同志,那个盘子给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哪个?”小姐姐回过神,不好意思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那个青色的。”楚恒指了指道。

    小姐姐连忙过去拿出来,见上面都是细小的裂纹,好心提醒道:“同志,这个太旧了,那边有不少好的呢,跟新的都差不多,也不贵。”

    楚恒朝她笑了笑:“我觉得这个挺漂亮的,麻烦你给我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小姐姐的疑惑的看了眼手上破破烂烂的的盘子,帅哥的喜好都这么重口味嘛?

    不明白归不明白,她还是把盘子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恒连忙双手接过,仔细的端详起来。

    釉汁肥润莹亮,有如堆脂,视如碧玉,扣声如馨,似玉非玉,底上有五个支烧钉痕。

    应该,好像,大概是的吧?

    有过一次失败教训的楚上周不自信的摸了摸盘子,对小姐姐询问道:“这个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一毛。”小姐姐对他投去一个温软的笑颜。

    这还犹豫啥了,一毛钱而已,赌赢了就天天三温暖,赌输了就当散了几根烟,没差的。

    他赶紧掏出钱递给小姐姐,让她给开票。

    等手续办完了,他就带着买来的几样东西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哪知就在他即将离开铺子的时候,有一老汉横在他身前,满面和气的对他道:“小伙子,我跟你商量个事。”

    他这出个门也是够一波三折的了。

    这老汉五十多岁的样子,白净富态,鼻子下面蓄了两撇浓厚的八字胡,与鲁树人先生很像。

    楚恒本不想理他的,可见老汉这民国大喷子的造型,就莫名的很亲切,便耐下心问道:“您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,我挺喜欢你这个盘子的,你看看能不能让给我?”老汉笑眯眯的伸出一根手指:“我给你一块钱。”

    楚恒多通透个人,猜都不用猜,用屁股想都知道这老汉是想诓骗他手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还由此推测出,这盘子很可能真是宝物,不然这老头没理由这么急迫啊,上辈子他让人骗的时候,人家都是不急不躁的,一点点的商量,无形中就把他手里的钱给拿走。

    这老头就不行了,上来就给翻了十倍的价格,傻子也知道不对劲啊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太在乎这东西,让他有点失态了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。”既然已经知道是奔着他手上的东西来的,那也就不用客气,一块钱你就想要汝窑天青釉,当爷们是棒槌啊?

    这人呐,可真不能以貌取之,长的和善的不一定心眼好,长的靓的不一定腰好,大姨诚不欺我啊!

    楚恒厌恶的瞥了老汉一眼,推开他就走出了门,直接奔着存车处而去。

    老汉一看这个反应,顿时就知道碰见内行了,苦笑了一声,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刻他肠子都悔青了,要是他早点见到那个盘子,哪还有现在这个事,就晚了那么一步啊!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等会,你等会。”老汉在门口拉住楚恒,赔笑着道:“是我有眼不见神人,这样,你给我出个价,我二话都不会有的,成不?”

    “不卖。”

    楚恒翻了翻眼皮,用力挣开他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跟我谈钱?笑话!

    老汉小跑着跟上,谨慎的看了下四周,见没什么人,小声跟他说道:“我出两千。”

    “两万我也不卖,你离我远点成不?在跟着我给你开瓢信不信!”楚恒瞪了他一眼,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